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职业制服  »  夜店艳遇
夜店艳遇
星期五晚上十一点。如果是平常的话,这时候我早就上床睡觉了。

  我不太喜欢熬夜,隔天精神会很差,会写出一堆有bug的程式,而且不知道为什麼,看著天亮前的台北,

  会给我一种很沧桑很寂寞的感觉,所以我不喜欢目睹那一刻的光景。

  今天有点不一样,我想喝酒,一个人喝,但是不想一个人在家喝。

  办公室恋情有时候还真麻烦,明明是女朋友劈腿,可是离职的却是我,只因为我不想在那个环境裡面对她、面对她故作可怜的姿态,以及面对同事们的各种耳语。

  分手、离职、再就职,前前后后折磨了几个月,够我受的。

  但今天不一样。

  下星期一就要到新公司报到,总算能脱离过去,重新开始了。

  该高兴的,可是我还是觉得心裡有点空,

  想喝酒,但不能喝醉,因为没人能送我回家。

  夜店是一个有趣的地方,在这裡的人似乎都在大把大把地挥霍自己的青春,他们得到了快乐,却把所有的孤独和寂寞留在店裡,越积越多。

  对我来说,夜店永远是一个寂寞的地方,

  儘管很吵很暗空气很差,偶尔还有来搭訕的男男女女,可是如果想一个人静静,还是可以的。

  我坐在吧台角落,喝著今晚的第二瓶海尼根。

  「一个人?」我循著声音找去,一个女人手裡拿了两杯酒站在离我不远处,身上穿著淡紫色七分袖衬衫和同色系及膝A字裙,半长髮已显散乱。

  怎麼看都不像是习惯混夜店的人。

  「是啊。」我好奇地打量著她,她看来已有醉意。

  「陪我喝。」她把一杯酒放在吧台上,很帅气地对我摇摇她手上的另一个杯子。

  看看吧台上的酒,「莫斯科骡子?」我不由得皱起眉,她看起来不是酒量多好的人,怎麼喝这种酒?我看她连喝曼哈顿都有问题!

  「妳醉了。」我不是很想理她。

  「一句话,喝不喝?」她很不耐烦地喳呼著。

  或许是她的装扮明显和这裡的气氛不搭轧,

  或许是我看出她脸上除了醉意,还有一些寂寞的味道……我一言不发接过那杯莫斯科骡子,

  这是她找上我的原因吗?两隻有著相同气味的落单野兽?

  有人愿意陪她喝酒,她倒是很高兴,大声说著:「一、二、三!」两个人一饮而尽。

  一隻骡子下肚,我顿时觉得整个胃像是要烧起来一样,「果然有点过头了。」我想。

  看看那个女人,原本就有点醉的她,这时候更是摇摇晃晃。

  怕她跌倒,我伸手扶住她,让她坐下。

  「陪我。」她真醉了,说话像个小女生一样任性。

  「妳该回去了。」我不想招惹麻烦。

  「陪我!」她伸手抓住我,一个不稳就扑到我身上来。

  「妳住哪裡?我送妳回去!」

  一股气冒上来,怎麼搞的啊,哪来这个莫名其妙的女人?

  一把捞过她的手,两个人跌跌撞撞地走出pub,「喂,妳住哪裡啊?」我忙著把她塞进我的车裡,她却只是嘻嘻嘻地傻笑,问半天也问不出个鬼来,又不好随便翻人家的皮包,只好一边祈祷不要被警察伯伯临检到,一边狂飆回家。

  我可以不管她的,可以任她醉卧在pub裡,

  任凭某某某把她带走,或是等酒保叫醒她;

  但或许是那种寂寞的味道太相近也太熟悉,

  我无法丢下她不管,虽然我把她带出来之后就埋怨起自己的多事了……扶著她上楼,她身上全是伏特加的味道,闻得我都快要醉了。

  想赶快把她丢在床上闪人的,她却在进门后用力把我推到墙上,开始疯狂地吻著我。

  她是个擅长接吻的女人,湿滑的舌头灵活得像蛇,在我口中不断进进出出的,手还不安份地在我胸前乱摸,我整个人被她吻得茫酥酥,下半身也开始有了反应。

  她似乎察觉我的变化,很挑逗地用舌尖舔舐著我的耳垂和嘴角,一边还不忘媚惑地说:「陪我……」

  「妳不要这样!」我想推开她,可是身体实在使不上力,原来男人也是会被女人霸王硬上弓的。

  她跪在地板上,身手俐落地解开我的裤头,掏出我开始勃起的阴茎,先是用手套弄,等到它硬了,居然伸出舌头去舔它!

  从根部到前端,她丝毫不漏地舔过之后,才把阴茎放入口中吸吮。

  我怎麼可能受得了这种刺激,双手按著她的头,任凭我的分身在她口中,随著她舌头的移动,

  我觉得越来越兴奋,心跳和呼吸也开始不规律起来。

  「啊……」我轻轻地低吼著,她套弄的速度也渐渐加快,才觉得自己就要射了,想把阴茎从她口中抽出,她却没有放开的意思,我只好就这麼射在她嘴裡.

  精液从她嘴角溢出来,她轻轻用手擦掉;

  迷濛的眼睛看著我,像是盯牢好不容易到手的猎物,她动手脱掉我的上衣,也把自己的上衣脱掉,连胸罩也一併除去,一对雪白浑圆的美乳就袒露在我面前,才刚射过的阴茎又开始硬起来。

  她拉起我的手放在一隻乳房上,她的另一隻手则直接往我身下摸去,已经脱得差不多的她贴近我,口中说的还是那两个字:

  「陪我!」

  捡来的AV女优02

  「陪我!」她一直在重复这句话,

  既然这是她要的结果,那我也没有什麼好顾虑的。

  我粗鲁地吻著她,一隻手环著她的腰,另一隻手用力揉捏著她的乳房,以前对待女朋友都没有这麼粗暴过。

  她很敏感,我的手指在她的乳尖周围轻轻画圈圈,她胸前的蓓蕾一下子就挺立起来;

  大概是觉得有快感了吧,她的表情变得更诱人,不停扭动著身子,像是在向我求欢。

  除掉她的短裙和内裤,把她的一隻脚抬高环著我的腰,手指渐渐下移,直接寻到她的阴核,

  指尖在阴核上施力,或轻或重,或慢或快,爱液便从蜜穴裡汨汨流出,她的口中也发出了好听的呻吟:「啊……嗯……嗯哼……」虽然被我弄得欲仙欲死,但她的手仍然不忘在我阴茎上套弄著;趁其不备,将一根指头刺进她阴道裡开始抽插……「啊!」她尖叫出声,双手攀上我的肩,

  随著我手指的动作,她的腰肢也不自主地摆动著,她的身体一摆动,那一对美丽的双乳也跟著上下晃动著,我下身的慾望越来越膨胀,再忍一忍吧,

  我喜欢看女人在前戏时那种浑然忘我的表情。

  「爽吗?」我在她耳边吐气,「喜欢吗?」

  「嗯……」看得出来她正在情慾的浪潮裡沉浮著。

  她根本溼得一塌糊涂。

  我把勃起得疼痛的阴茎前端对準她的阴道口,

  只让前端进入,轻轻地磨擦著她的小穴,

  她的身子扭动得更厉害,「快……」她急促地喘著气,要我进入。

  「说「我要」!」此刻的我跟个坏人没两样。

  「我要……我要……快进来……我要!」听到「指令」的她毫不犹豫,让我不得不怀疑我是不是捡了个AV女优回家。

  我腰桿一挺,阴茎立刻没入她体内,

  她真是等不及了,不待我抽动,她的腰就自己先动了起来,不过这种姿势我很难施力,我一边插著她,一边把她抱起让她躺在餐桌上,她的两隻脚悬空著,我抓著她的两隻脚开始用力抽插。

  「啊……啊……嗯……喔……啊啊……不要停……不要停……」她非常投入地叫著床,要不她就是个喜欢而且惯於做爱的女人,要不……她就真的是个AV女优。

  「啊啊……不行了啦……好深……啊……不行了……要高潮了啦……」她的声音开始变得像哭叫,不过我知道她不是不舒服,而是超舒服。

  抽送了一会儿,我在她体内感觉她的高潮,不久,我也高潮了,在射精前拔出阴茎,还来不及朝别的方向「发射」,就全射在她胸前了……这……不就跟A片一模一样吗?

  高潮过后的她无力地瘫在餐桌上,而我似乎因著慾望的发洩稍稍清醒了些:

  「我在干什麼啊!连她是谁都不知道就上了她?」我累了,一方面是身体的疲倦,

  一方面是刚刚精神太过紧绷,一放鬆就会觉得累。

  但总不能这样把她丢在那裡吧!

  把不知道是累还是醉的她抱进浴室清洗,

  坐在浴缸边缘,让她背对著坐在我身上,我拿起沐浴乳轻轻为她搓洗。

  「哼!算妳赚到,不但有个旷男陪妳嘿咻,还帮妳洗澡!」看著还昏沉沉的她,我心裡忍不住要抱怨两句。

  不过这个姿势实在很危险,

  她的股沟磨蹭著我的阴茎,而我的手为了清洗在她的胸前和私处游移,一不小心可能又要大战三百回合。

  水柱冲洗到她下体时,她轻轻动了一下腰,

  这一动,我的小弟弟也跟著不安分,

  (喂!兄弟,我从来不知道你是一夜七次郎啊!)一个小小动作引起的连锁反应就是她又溼了,我又硬了。

  她又开始想要,难耐地扭动著身体,

  我轻咬住她的耳垂,一手爱抚她的玉乳,

  一手在她身下揉捏,感觉她的爱液氾滥成灾,

  我站起来,让她稍微前倾,

  这次我没有问她要不要,从背后就直接进入她体内。

  「啊!」她或是没有想到我突然的动作,

  表情和身体明显地僵直了一下,

  我扶著她的腰,抽插的速度比刚刚更快更猛,

  大概是每次都有顶到花心,她的表情比刚刚更淫荡了,「啊……啊……不要……啊……」她的声音在浴室裡迴响,那回音更是催情,她的身体被氤氳的水气包围,全身都是漂亮的粉红色。

  她的手似乎想扶著什麼东西,但却无处可放,

  只好揉著自己的双乳,不过这也只是让她更快高潮罢了。

  在浴室做爱的好处是冲洗方便,

  做完今天的第二次之后,我快速地把我们两个全身上下冲洗乾净,我是绝对不要再来第三次了,开什麼玩笑,我可不想不到三十岁就精尽人亡。

  动手把她的衣服穿回去,让她躺在床上,

  我静静地看著她,素净的脸庞怎麼看也看不出来会有如此激情的演出,熟睡著的她周身仍散发出一种寂寞的味道,

  那种寂寞比我更深,深到也许连她自己都没有发现她原来是寂寞的。

  把地板清理乾净,我拎著一件毯子窝进沙发,

  还来不及多想些什麼就沉沉睡去。

  【完】